合法正规的股票配资高校变身培训机构 每年9600学费不交不给毕业证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天配资期货-大牛时代配资有在用的没好赚不赚

【编者按】某大学管庄校区部分学生反映,自己就读的“管庄校区”突然变成“培训机构”,毕业证上出现“网络教育”字样,自己一夜合法正规的股票配资之间由大学生变成了培训学员,不能接受,要求校方退款。

    



  某大学管庄校区部分学生反映,自己就读的“管庄校区”突然变成“培训机构”,毕业证上出现“网络教育”字样,自己一夜之间由大学生变成了培训学员,不能接受,要求校方退款。

  去年,首都师范大学曝出“学历门”事件。不到一年,某大学管庄校区类似事件重演。记者注意到,首师大“学历门”事件合法正规的股票配资中的“致远东方”公司,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一夜之间从学生到学员

  吴亮,某大学管庄校区2009级的学生,计算机动画专业。

  吴亮说,按照入学时定下的学制,他的专业为5年制。事实上同学们在校时间为4年,第5学年没有安排课程。吴亮应今年毕业,大约在一年前,他通过了学历英语考试。今年7月2日,吴亮的部分同学拿到了毕业证书,“没有我的,不光我自己,我们班、其他专业里有一部分同学跟我一样。去学校问,学校说是因为我们跟他们(指拿到毕业证书的同学)参加的考试不是一批的。”

  而在毕业证书上出现的“网络教育”字样,更在毕业生中掀起了不小的风波。多名学生回忆,当年他们的录取通知书上,并没有任何“网络教育”的字样。吴亮透露,“然后各个专业里都有同学去查相关的信息,有人查到,网络教育专业每年的学费应该不超过2300元,而我们的是每年4050元,还有其他各种费用,最大的一笔是每年9600元的学位证书费。”

  细心的学生还发现,自己就读的“某大学管庄校区”悄悄变成了“培训机构”,他们成了“培训项目的学员”。目前已知的该校区两个较大规模的培训项目分别为“致远东方项目”和“若森动画项目”。一夜之间,他们从学生的身份变成了学员。

  有学生透露,比吴亮低两级的学生是最早与学校交涉的。今年5月,这两级学生与校方达成退款协议。在拿到每人36000元退款的同时,还与校方合法正规的股票配资签署了保密协议。据悉,协议中明确写道:“纠纷源于项目培训,退费后……学员经过父母同意保证自动放弃索赔权利,不再追究。”

  一份据信为管庄校区院长对校本部做出的“工作进展汇报”显示,“目前退费或拟退费学生分布”涉及2006级至2013级共8个年级、合计3020名学生,人数最多的年级为2013级574人。“目前已经退费学生涉及2011级、2012级(截至6月25日完成417人退费)”。

  每年9600“不交不给毕业证”

  刘超(化名)是某大学管庄校区2009级学生。几年前,高考过后不久,刘超的生活便与某大学管庄校区紧密联系在了一起。

  回忆当初,刘超坦陈:“我高考成绩不好,分数下来后没多久就收到了管庄校区的录取通知书,可其实我根本没报这个学校。”这份意外到来的录取通知书让全家喜出望外,特别是某大学的名号让自己觉合法正规的股票配资得很有面子。

  “后来我妈还带我去学校看了,当时有个自称是招生办的人带我们在学校里走,他指着一栋正在盖的楼说开学后我们新生就住那里。”可是,当刘超正式入学后才发现,那栋宿舍楼根本不是给他们这些新生的,“我们的宿舍在学校外面。”

  刘超说,如果不是这次退款事件,他可能都不会回想从入学至今交过的各种费用,“其中很多钱,在交之前,老师都说‘不交不给毕业证’之类的话。”

  刘超,“报到当天,先是在学校交了4000多元的杂费,然后学校让所有学生都上了一辆大巴,把我们拉到附近的工行,在那里交了9600元,当时以为是学费。交完钱上大巴,把我们带到了军训的地方,军训回来之后又交了4050元,当时说是‘学位证费用’。”4050元和9600元两笔费用,是每年必须缴纳的。

  后来他才知道,那笔数额最大的9600元款项,是校方所谓的“培训费”,而非当初他以为的学费。

  在刘超出示的“新生入学报到交费清单上”,其中,学费一项标明为9600元。在2009年入学须知中,该款项名称叫“专业教育学费”。而在专业班名称、宿舍安全管理责任书、甚至是每学年的缴费收据单上,“致远东方”,“若森”开始屡屡出现。

  是培训还是学历教育

  7月9日,某大学对此作了正式回应:“学校研究认为,管庄校区已经通过填写‘非学历教育学员卡’等多种形式,向学员明确告知培训的非学历教育性质,结业学员已接受并完成了全部培训内容,结业前,学员又填写了《结业确认书》,明确‘自愿接受培训’,‘已完成所有培训课程,培训结业’。校区、培训机构与结业学员三方关于培训的关系已完结,学校不应退费。”刘超和吴亮并不认同“结业离校”的说法,因为自己没拿到毕业证书。

  有2008级学生提供了一份自己档案内的北京成人高等院校毕业生登记表,上面写明学习形式为“网络教育”。在该登记表内页,第一项便写明:“本表只限经国家批准承认大学专科以上学历,不参加统一分配的毕业学生登记使用。”另外,有2008级学生已经拿到了有某大学校长签名章的学士学位证书。而该校的正式回应则称:这些学生系“非学历教育性质”。

  有计算机动画专业学生向记者出示了一份文件,“类似给家长的一封信”,其中写着:“我们在此要说明:因为我校是双证教育,除去要成为三维动画专业人员外,还要获取国家承认的大学本科文凭,而这本科文凭的取得必须要遵照本科学历的教学大纲进行文化知识课程的安排和学习,这就是我们与社会上形形色色的短期培训班决然不同的关键所在。”

  这多少印证了一个在学生中流传着的说法—“大一觉得像本科,大二觉得是专科,到大三成了培训班”。

  “致远东方”等身影再现

  2013年12月底,约70名学生被首都师范大学录取为本科生两年多后,被告知学历从全日制本科变成了成人教育专科。此事曾引起社会高度关注。首师大对此事的回应中称,这批学生均未达到当年本科录取线,是北京致远东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与首师大高等教育美术研究中心合作招收的职业培训学生,致远公司在招生上存在虚假宣传。

  无独有偶,在某大学管庄校区学生的退款事件中,“致远东方”再次出现,只是合作形式转换成了“致远东方项目”。在一份学生与校方于今年6月27日签署的项目退出申请上,写的是该公司“退还培训费用及其他收费一年合计12000元”。而这家公司,早在2013年底首都师范大学学历事件曝光时,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在网络上能够搜索到的办公地址,也早已被查证为虚假信息。

  与此同时,在某大学管庄校区学生中间,“若森”也是一个熟悉的名字。根据多份相关收据,这家被简称为“若森”的公司,全称为“北京若森数字科技有限公司”。相关收据款项内容涉及代收学历费、书费、杂费、学费、住宿费等多类款项,数额从500元至9600元不等,缴费的既有2009级的学生,也有2008级学生。

  刘超称,此前,自己没有在意过这些“红章”,“觉得钱是交给学校了,这回才发现竟然是一家公司的章,“有的同学交钱是交给了学校,有的就是代收的。”

  一份关于住宿安全的项目学员安全责任书,所谓“项目部”有着优先于校方的宿舍管理权限。更加具有“项目合作”这种办学性质特色的,体现在一份学年结束时给学生家长的信里。这封信中提到,该公司正在制作一部600集的大型动画片,“下半年中央电视台的几个频道都将陆续播出”。

  而这家公司,能够查找到的只有处于宣传目的而编写的百科词条及零星报道,官方网址、电话无处可得。

  对此,有教育界人士透露,在目前有校企联合办学、所谓“项目培训”的招生活动中,乱象频出。任职于北京某高校的曹老师表示,“在目前的环境下,所谓项目培训、校企合作办学,往往成为一种渔利的手段,学生和家长们在高考成绩不理想的情况下希望能上稍好一些、看起来正规的学校,这种心理往往容易被钻空子,就拿录取通知书来说,这种天上掉馅饼式的录取,背后肯定有问题,乱收费是一定的。”